当前位置:主页 > 老兵档案 > 南充市 >

杜超

时间:2017-09-15 17:05  城市:南充市  老兵类型:抗战老兵


姓名:杜超
出生年月:1917-11-18
年龄:99
籍贯:南充县中岭乡
参军时间:1937年6月
部队番号:国民革命军第29集团军第44军105师450团2营4连
从军经历:
抗战时期,杜超随部队先后参加过长沙保卫战、常德会战、大洪山保卫战、长衡会战等对日作战。但几十年来,杜老从没有向后人提起过他打日本鬼子的事,直到这几年从电视上看到台湾国民党领导人常来大陆访问,而且不断有人上门来访问、慰问他时,他才打开封闭了几十年的心灵闸门,滔滔不绝地说起自己当年主动报名入伍和上阵杀敌的往事。  
杜超的父亲在39岁时因病去世,当时杜超才8岁。杜超当兵入伍时家里有母亲和两个弟弟,杜超家3兄弟中他是兄长,符合政府“三丁抽一”的招兵政策,应出一个壮丁。当时杜超还在西充县中和场的干佛寺小学读书,他很想参军入伍,主要原因是想减轻母亲肩上抚养3个孩子的重担,其次是被抓壮丁不如主动报名,这样名声好一些。于是在母亲的同意下,他于1937年6月报名入伍,时年20岁。
杜超先从中和场走到西充县城与其他新兵集中,再步行到南充顺营师管区。到顺营师管区几天后,新兵们一起步行经过武胜、合川到重庆铜梁县接受军训。杜超回忆说:“我们离开南充后,沿途各地城镇老百姓敲锣打鼓、敬酒献茶,欢送我们出川杀敌,保家卫国。”
新兵们在铜梁军训几个月后,队伍开到四川万县进行整编,杜超被编入国民革命军第29集团军第44军150师450团2营4连,任通讯兵。当时的集团军总司令是王缵绪,师长是许国璋,团长是杜方,连长张玉林。整编结束后,部队步行出川,开到湖北天仙参加对日作战。

杜超说,当时他们背的是汉阳造步枪,后来用的中正式步枪。他们部队参加过很多重大战役,一些当年的作战地方,杜超至今都记得清清楚楚。  
在1943年夏秋之季,日军进犯湖南常德、桃源等地,我第6战区之第10﹑第29两个集团军奉命阻击日军,史称“常桃会战”。杜超回忆说,常桃会战打得非常惨烈,我军被日军围困,150师师长许国璋在陬市镇被日军炮弹击中,后举枪自戕殉国。许师长牺牲后,由杜超的西充老乡赵壁光接任师长。
杜超所在连的连长在这次战斗中身负重伤后,中尉排长刘启成升为连长指挥战斗;杜超所在的2营战士死伤大半,战后只好编入3营,2营营长调去29集团军总部,杜超当了连队文书。
     在湖南洞庭湖时,杜超与战友们乘的两只木船用绳索连系在一起,结果遭到日军飞机的机枪扫射。当时杜超和战友蒋华云卧倒在甲板上,活果他被日机子弹射中头部,当场牺牲,而杜超却安然无羔。但令人想不到的是,飞走的日机很快又飞了回来,并投下燃烧弹,顿时一只木船起火,杜超用刀把连着两船的绳子割断,他们这只船才没有着火。  
杜超说,他们部队在洞庭湖边攻打岳阳那次非常危险,差点把命都丢在那儿了。当时日本鬼子住在城里,上级命令他们一定要拿下岳阳。敌人沿河一带和临近的湖边都有碉堡和工事。杜超他们那个营分乘几只船向敌人冲去,湖边的日军一齐开火,远处的大炮也打过来,炸得水柱冲天;敌人还出动了几架飞机朝船只扫射,同时扔下炸弹。几只船在飞机大炮轰炸下,颠簸着前进,船上的人不断有人被打伤或打死。突然有两只船被日军炸弹炸得四分五裂,尸体飞得老高又落到湖里,没炸死的人跌落湖里后,就在水中挣扎,负伤严重的就慢慢沉下水去。
杜超乘的那条船没炸中,但船上的人死伤也不少,一个排的人死伤就超过一半。杜超说他很幸运,不但活着,连伤都没有。剩下的另外几条船的情况和他坐的那条船的情况差不多,死伤都十分严重,有的船只被枪炮打得漏水,部队只好在密集的枪林弹雨中掉转船头撤退。杜超说:“要是我们部队有防空武器的话,日本鬼子也不会那样猖狂,当然也不会死去那么多弟兄了!”

杜超回忆说,常德保卫战那个仗打得太凶了,敌我双方都死伤了不少人。那次打鬼子,杜超算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活人。当时他们部队驻扎在桃源附近的山区里,为阻击日军,他们奉命坚守在阵地上。狗日鬼子装备太齐整了,大批的鬼子强渡过沅江,妄图把44军围歼在常德外围,营长从团部接受了命令,要全团将士死守阵地几天几夜,好让战区各部兵力集结和按时到达作战地方。
头一天鬼子就发动多次大规模的进攻,还有飞机、大炮配合作战,但是都被我军击退了。杜超所在营是作为预备队留在后面的。仗打到后来,前沿部队伤亡太大了,团部下令他们马上去接替。结果当他们向前沿阵地行进时被日军飞机发现,敌人的炮火和飞机又轰又炸,以图阻止我军的前进。前方告急,再危险也要冲过去,杜超他们在轰炸中往前冲,突然一颗炮弹在前面人群中爆炸,杜超随着巨大的爆炸声被气浪冲倒,泥土和什么东西重重地压住了他。他觉得自已还活着,就使劲从泥土中拱出来。可眼前的一幕让他吓坏了,几具战友的尸体和受重伤的战友就在他身前身后趟着,连长就倒在他脚下,浑身是血,睁大着双眼,好像死不瞑目。连长平常对杜超很好,杜超流着眼泪用手抹下连长的眼皮,摘下连长的军帽揣在怀中。杜超说他想留个连长的物品做纪念。
这时日军还在不断炮击,炮声隆隆,杜超和战友们啥也顾不上,冒着炮火冲过了封锁地带,终于到达了前沿阵地,接替已打得死伤惨重、人数不多的部队。然后杜超和战友们接着打了一天仗,以伤亡近半的惨痛代价把日本鬼子挡在了一线阵地外,没能前进一步。

日本投降后,杜超随部队到汉口接受日军投降。接收部队把日军的好装备全部没收了,然后把投降日军官兵关进一间间屋子里,每天清晨把他们押到长江边洗脸。杜超说,当他们押送日本兵走在街上时,很多小孩捡起石头瓦块砸他们,表达对日本鬼子的憎恨。
后来部队到安徽定远县、贵池府驻防,军部调杜超任少尉副员,专门负责军风军纪及后勤工作。过了一段时间,杜超被调进军部谍报队任少尉侦察兵。   
    1948年6月,杜超的母亲去世。于是杜超以父母双亡为由,向师部请假3个月,师部转军长审批,同意批准两个月假期。然后杜超从江苏新安镇到东海县,再乘小火车到连云港,然后乘船到青岛,然后到南京再坐民生公司的轮船到重庆。再步行经合川、武胜、南充回到西充。  
连长那顶军帽一直随杜超辗转各地,杜超说带着那顶军帽,就想起连长平常对士兵们的好,也记住了这血海深仇,后来杜超离开部队回家时把连长的军帽带了回来。每当杜超想起连长和昔日的战斗岁月时,他都要拿出军帽沉思良久。后来村上以杜超是“国民党的残渣余孽”为由,多次在群众会上让他老实交代“罪行”,于是他悄悄把这顶可能成为“罪证”的军帽放进柴灶里烧掉了。
杜超回到西充后,没有再回部队。当时他二姐的儿子在南部县政府当会计,于是介绍他在南部一家企业当会计;南部解放后不久,杜超因历史问题被辞退回到西充。因杜超有文化,他在西充老家还教过生产大队的夜校。
    栏目列表
    热点内容
    内容搜索
    城市: 

    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