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老兵档案 > 南充市 >

龙治国

时间:2017-08-31 10:51  城市:南充市  老兵类型:远征军


姓名 :龙治国
年龄: 90岁
出生年月 
1927年3月26日
民族:
籍贯:四川 南充市高坪区小佛乡
现住址:   南充市高坪区小佛乡
身体状况 :年事已高,行动不便
部队番号 国民革命军第10集团军第86军
部队职位先后任特务营战士、班长,抗战胜利后,在湖北省国民政府卫士班任班长
入伍时间1943年3月
入伍地点: 四川 南充
从军经历 
刺杀日军联队参谋长
朱兴弟 文/图
 
       我出生于1927年3月26日。1943年我在南充市成达私立中学读书,当时学校内外的墙壁上写了很多抗日口号,贴了很多抗日宣传画;老师常在课堂上宣讲抗战形势,号召学生和青年参军杀敌、保家卫国。   
       当时我刚满16岁,耳濡目染周围的抗战气氛,心里就热血沸腾。于是我和班上一些男同学下了决心后,就自愿报名参军抗日。接着我们几位同学与其他新兵在南充顺营司经过大约1个月时间的军训,随后从南充徒步出发,经过四川渠县、秀山、万县,奔赴湖北抗日前线,被编入国民革命军第10集团军第86军。
       因我武功较好,加之有点文化,入伍次年就考入了第86军特务营。特务营的全称是“特殊任务营”,当时我们的吃、穿、武器及薪水等待遇都比其他兵种要好得多。我在特务营时间不长,因悟性高而被任命为班长。我常常是腰挎双枪盒子炮,十分神气。多年来,一些国内影视剧总是把国军特务描述得非常坏,其实我们军纪很严,既不能随便暴露身份,而且根本不可能扰民。当然我们也不可能做什么对不起老百姓的坏事,当时我们的心思全是在如何对付日本人或消灭日军军政重要人物上面。     
       后来我随军在湖北沙市、宜昌、汉口及湖南等地参加无数次对日作战,特别是参加了多次侦察敌情、搜集情报和刺杀日寇军官的任务。现在好多事都记不清楚了,但有一次杀敌联队参谋长在我头脑印象最深。当时第86军长官派特务营前往宜昌侦察敌情,我们一行10多人乔装打扮,在懂日语的特务营营长张先军带领下进入敌战区。


                       
                       笔者上门看望龙治国老人,记录下他的抗日经历


       某日晚上,有人发现在宜昌一家娱乐场所里,日军一高级军官与两名卫士正在里面寻欢作乐。张营长得知消息后,马上带领我和另几名战友赶到该场所。一名战友进去观察后发现,这是一座两层楼房,日军官等人在楼上饮酒作乐。于是张营长和我与战友小孙假扮顾客进去,另外几人在外面警戒。我们3人在楼下就座后,要了烟酒,还叫了两名女子陪酒,然后子弹上膛,准备寻机击毙日寇。大约一小时左右,只见日军官一人下楼进入厕所,张营长示意小孙在外警戒,他和我马上跟了进去,然后将该军官挟持并缴械。张营长在用日语与他简单对话后,方知此人是日军联队参谋长。在1把匕首和1支手枪的威遭下,该军官为了保命,向我们供诉了日军计划两日后进攻我军,以及兵力部署及进攻路线。话毕,张营长和我用匕首将该军官捅死,然后迅速撤离。   
       我们星夜赶回军部汇报了杀死日军联队参谋长和了解的情报。朱鼎卿军长立即召开团级以上干部参加的军事会议,布署兵力,严阵以待。第3天,日军果然向我军进攻,结果遭到我军迎头痛击。虽然我军有所准备,但由于日军武器精良,此战仍然打得特别惨烈,后来连我们特务营也全部投入了战斗,张营长在战斗中阵亡,我手臂负伤,我们营阵亡60多名官兵,受伤100多人。战斗结束后,我们特务营受到了军部的表彰。
       我们事后得知,那晚楼上的日本兵发现长官被杀死后,惊慌失措,娱乐场所一片混乱,老板见势不妙,立马逃跑了。结果等一伙日军驾车赶到时,连服务的伙计也没了踪影,于是一怒之下,放火点燃了这座楼房。可怜周围邻居的穿木结构房屋连带遭殃,半条街成了一片火海,尽管很多街坊邻里通夜帮助救火,但大火还是烧到第二天上午才熄灭。     
       抗战胜利前不久,第86军部队番号撤消;抗战胜利后,部队整编为国军第86师,然后调往山东参加内战;后来部队又改编为第86军,先后到东北、华北参加内战。在此期间,原军长朱鼎卿先后调任第1、第9补给区司令,我随警卫班一直跟随着他南征北战。1949年初,朱鼎卿调任湖北省政府主席兼省保安司令,我被调到湖北省政府任卫士班班长。几月后,解放军进军武汉,我们随部队撤出时与李先念部队遭遇,战斗中部队被打散。因我不愿加入解放军,就脱下军装,独自一人逃出湖北,长途跋涉,一路餐风露宿步行回川。
       在我返乡途中腰无分文的时候,只好靠打短工、做苦力挣点盘缠,步行几个月才回到离别6年多的故乡南充。回家后,政治运动风声日紧,一波接一波,我烧毁了原国军颁发的所有证件和军功章等物品。尽管我隐瞒了在国军和国民政府工作的历史,但还是有人知道点风声而揭发我,然而我死不承认。但在“文革”中,我依然多次遭到批斗和打骂。



      笔者和志愿者第二次上门,给龙老送去了慰问金和南充市残联赠送的轮椅。

      南充解放后,我做了近30年临时工。后来在集体企业当上炊事员,由于我厨艺较好,工作勤勤恳恳,直到1979年才终于得以“转正”。目前我每月退休工资有1780元,虽然比国营企业退休低一些,但比起那些抗战结束后回乡务农的战友来说,不知好了多少倍;而且现在政府和社会也关心我了,所以我对现在的生活已经很知足了!   


              抗日老兵龙治国获得台湾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及证书


    栏目列表
    热点内容
    内容搜索
    城市: 

    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