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老兵档案 > 南充市 >

方绍友

时间:2017-09-05 16:29  城市:南充市  老兵类型:远征军


                                                                 方老敬向志愿者敬军礼


姓名 :方绍友
年龄: 104 岁
民族:汉
籍贯: 四川南充营山县安化乡高山观
身体状况 :年事已高 行动不便
部队番号 民革命军第60军、第3军
部队职位:士兵
入伍时年:  1937年7月
参加战役: 台儿庄大战、中条山战役
从军经历 
百岁老兵忆抗战
朱兴弟 文/图

       方绍友,男,1913年2月19日出生,1937年7月入伍,先后被编入国民革命军第60军、第3军。在中条山战役中被日军炮弹片击中右胸部。在淮海战役中随所在部队起义,解放初解甲归田。

       2014年3月23日下午,我和南充民革志愿者一行前往营山县通天乡龙滩村,看望年逾101岁的抗日老兵方绍友。车辆来到一座大山脚下,当我们下车后,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依山傍水的小山村。经打听,才知方老居住的房屋远离村庄,座落在远远的看不见的半山腰上。山上没有车道,我们只好弃车步行上山。5名志愿者沿着崎岖不平的山间小路,爬坡上坎步行了40多分钟,才到达一座十分破旧的青瓦篾壁的老房子前,见到了方老及家人。     
       方老虽逾百岁高龄,但身板依然硬朗,双目炯炯有神,在抗日战场上奋勇杀敌的英武之气依稀可见。志愿者一行的到来,让老人和儿子、儿媳十分高兴。在我们的询问和引导下,方老的思绪又回到了70多年前那硝烟弥漫、与日寇搏杀的战场上。


保长动员 热血青年参军抗日
 
       方老记忆不错,头脑清晰,只是耳朵有点背。有时我们问句话得贴着他的耳朵说几遍,但只要他听明白了,就会对答如流。特别是一说起打日本鬼子的战斗场面,他更是滔滔不绝。
       1913年2月19日,方绍友出生在营山县安化乡高山观一个穷苦的农民家里。在他12岁那年,外出逃荒要饭的父亲就客死他乡了;大概是两年多后,母亲也在贫病交加中去世,此后他成了孤儿。在他15岁那年,经亲戚介绍,到了高山观富裕户李进如家里当雇工,除了做砍柴、推磨、喂猪等重活外,还要干其他杂活。
       据方老回忆,那是1937年7月的一天晚上,高山观保长李再山来到李进如家里,动员他去参军。李保长说是日本鬼子侵略中国,东北被全部占领了,而且占领了北平,很快就要打到四川;日本鬼子到处杀人放火,那时候我们就完了;只有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以后才能过上好日子;而且当兵还有工资,总比干农活强。“我当时想,当一辈子雇工也没有啥出息,不如到部队去拼一拼,出去开开眼界,就是混不出个名堂,能够杀敌报国也不枉男儿一场……”方绍友随后与其他新兵步行到了营山县城集合,再走路到达南充顺营师管区住了两天,然后步行了八九天到达成都。


       新兵们在成都集训了一段时间后,被部队飞机送到了云南昆明,然后编入国民革命军第60军,当时的军长叫卢汉,方老记忆犹新。他说:“在我们出征抗日之前,全军在昆明巫家坝举行誓师大会,10来万军人密密麻麻一大片,哪场面好大哦!当卢汉宣读了誓词后,我们全部举枪高呼‘誓灭倭寇,保家卫国’的口号。几天后,部队奉命开赴湖南抗日前线,我们步行了1个多月才到达长沙。我们在长沙呆了一段时间没有战事,于是部队移师武汉进行整训。”  
       方老说,自己刚入伍时24岁,身强体壮,不但要拿自己的装备,有时还帮10多岁的新兵背武器装备。由于他年青肯干能吃苦,为人仗义,不久就当上了上士班长。“最先我用的是汉阳造步枪,后来当连长用的是20发快慢机。你要打快,把快机柄扣过去,一按,子弹就“哗哗哗”的全部打出去;要慢的话就把慢机柄推过去,一扣就“啪”的一下,一扣就“啪”的一下,子弹单射出去。”方老说着,举起右手着持枪状比划着。   
       “虽然人们都管日本叫‘小日本’,可小日本那些兵凶得很呢!把女孩子都叫“花姑娘”。他们强奸妇女,杀害老百姓,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坏得很呀!……”方老情绪激动地对我们说道。

紧急驰援  将士血洒台儿庄
 
  1938年春天,第60军奉命从湖北赶往山东参加台儿庄战役。当时日军集结两个精锐师团,进犯山东南大门台儿庄,以期打通进攻徐州的通道。鬼子事前经过周密部署,使用了大量先进的陆、空作战武器,志在必得。战斗打响后,日军进攻猛烈,几天时间就攻占了台儿庄东北一带,驻扎在台儿庄周围的国军抵挡不住,台儿庄战役总指挥李宗仁旋即命令第60军开赴台儿庄驰援。于是,方绍友随部队火速奔赴前线,他们在台儿庄附近的一个车站下车后,立马向台儿庄方向急行军。
       “某日晚上,我们正在行进途中,突然听到前面人喊马嘶,原来是日本鬼子的坦克和骑兵到了。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鬼子,因为天黑没看清他们的面貌,但我感觉鬼子的杀气很重……”方老说,日本鬼子太坏了,跑这么远来祸害我们的国家,当时自己就子弹上膛,决心要多杀鬼子。可是部队长官为了不暴露目标,命令大家迅速隐蔽起来,直到日军的坦克和骑兵通过后,部队才继续前进。“我们在离台儿庄几里远的地方,正准备扎营休息,可是才一袋烟功夫,上级又下令跑步前进,在台儿庄城外做好战斗准备。”方老说。
       第二天一早,我军向已经攻占了台儿庄东北一线的日军发起了冲锋。“台儿庄的城墙很高,很坚固,还建有炮楼,鬼子的火力很强大,我们的步兵在火力掩护下,架着云梯,向城内强攻……”方老回忆:“我们好多战友当场就牺牲了,我的眼前都是尸体,就像稻草把子一样,一摞摞地堆着,血水流得遍地猩红。国军第122师师长王铭章战死,士兵死伤不计其数,我的好几位营山籍战友在台儿庄战役中牺牲了。”
       接连几日,敌我双方在台儿庄内展开巷战,我军还组织敢死队员,与日寇肉搏格斗,逐条街道反复争夺。“某日半夜三更,我军吹响了反攻的号角,战士们神情非常振奋,奋勇向前冲锋。一时间,台儿庄城内杀声震天,真是枪林弹雨,血流成河啊!日军很快便溃不成军,狼狈逃窜。上级命令我们部队穷追猛打,日寇遗尸遍野,各种辎重到处皆是。”方绍友十分自豪地说。
  经过几个小时的冲锋,我军终于攻占了台儿庄。但日军并没有放弃这个战略要地。每天上午八九点钟,鬼子的飞机就像蝗虫一样飞到台儿庄上空,丢下大量炸弹。爆炸声此起彼伏,惊天动地。“幸运的是,在台儿庄战役中,我居然毫发无损。”方绍友感到幸运地说。
       第60军以伤亡过半的代价,取得了台儿庄战役的胜利,使进犯日军遭受重创,粉碎了日军攻占台儿庄、进军徐州的企图。部队因而受到国民政府的嘉奖,被称之为“国之劲族”。台儿庄战役结束后,部队进行整编,方绍友被调入国民革命军第3军第7师,并晋升为连长。

部队被困  军长殉国中条山
      1941年5月,山西省已被日军占领了大部分,是时中条山战役爆发,战事十分紧迫,国军第3军奉命开往中条山与友军共同对日作战。
       第3军刚到中条山不几天,就与国军其他几个军被数倍于我的日军分割包围。“中条山战斗打得十分惨烈。我军将士同仇敌忾,以守土卫国,寸土必争的精神与日军以死相拼,很多战友在这次战役中牺牲了,部队损失非常惨重!”方绍友回忆说。此时第3军不但伤亡过半、四面受敌,而且粮尽援绝,后路已断。“我们每天都生活在炮火连天、鲜血淋淋的战场上,天上是飞机炸,地上是炮火轰,密集的炸弹把我军阵地掀了个底朝天,我周边到处都是缺胳膊少腿的战友和尸体。由于环境十分恶劣,条件非常艰苦,有的战友受不了就自杀了。”方老哽咽道。“在这次战斗中,我就没那么幸运了,有一颗炮弹落在我们旁边,我就地连打几个滚,结果一块炮弹片还是击中了我的胸部右边,当时血流不止,令我疼痛难忍,一名战友把我扶到隐蔽处,为我进行了简单的包扎。”方绍友说。由于我军伤亡惨重,减员严重,部队只好奉命撤退。在这危急关头,军部下令以团为单位,化整为零,分头突围。



                                                           方老抚住在中条山受伤的右胸部

       “我军将士不但饥饿、疲劳不堪,而且有的草鞋穿烂了,只能光着脚板走路。”方老回忆说,在部队突围时,军长唐淮源亲自带头在前面冲锋,给战士们很大的鼓舞。我军与日寇殊死决战,枪炮轰鸣,杀声震天。当时敌我双方尸横遍野,血染黄土山河。最后身经百战的唐军长在弹尽粮绝,战友伤亡殆尽时饮弹自尽,为国捐躯。紧接着该军第12师师长寸性奇胸部中弹,腿被敌炮火炸断;在两次重伤后,寸师长自知无力回天,遂拔枪自尽,以身殉国。  
       “在这次战役中,我军有一个师的将士全部牺牲了;我们第7师在付出重大牺牲后,终于突破日军包围圈,幸免被全歼,我们连只剩下五分之一的人。”方绍友神色黯然地说。中条山战斗结束后,他被送到部队医院治疗,在医生取出弹片后,伤口慢慢痊愈。1942年春天,第3军调至陕西汉中整训。整训结束后,方绍友所在第7师移师甘肃平凉、三元一带,参加封锁日军西进路线的驻防。




                                      四川省普善公益协会为方老摄像,留下他鲜活的影像
 
参加内战  起义成为解放军
 
       后来方绍友的胸部伤口发炎,影响右手臂功能,不能继续使用枪械了。他在部队医院治疗痊愈后,长官把他调到监护总队115中队,到重庆看护军械仓库。
      大约是1947年,随着内战的激烈,国军减员严重,于是方绍友根据上级的命今回到了部队。当年夏天,方绍友随部队渡过黄河后,参加了石家庄战役;紧接着,在1948年底至1949年初参加了淮海战役。1949年初,方绍友随所在部队在淮海战役中起义,成为人民解放军的一员;后来他随军南下,参加了解放大西南的部分战斗。    
      上世纪50年代初期,人到中年的方绍友解甲归田。方老对我们说:“那时候农村青年不到20岁差不多都结婚了。由于自己家庭贫穷,而且是孤儿,直到24岁当兵那年,都没有娶上老婆。”回到老家后,经人介绍才结婚生子。10多年前,方老的妻子去世。如今,方老与年届60岁的儿子、儿媳生活在一起。乡政府给他办理了低保,加上高龄补贴和民间慈善组织每月给予的500元救助,两代3位老人维持着当地最低生活水准。
      方老的儿子、儿媳告诉我们,老人家对啥事都很看得开,感觉得日子越来越好,所以心态好,身体也好;虽然101岁多了,但生活还能自理。方老虽然耳背,但只要电视放映抗战题材的连续剧,他也不管能否听到演员说话的声音,每天都会饶有兴趣的看几集,以重温那段战火纷飞的悲壮历史。有时他看到某个镜头时,会喃喃自语地说“简直是胡扯!……”




                                           南充年龄最大的志愿者和最小的志愿者看望方老
    栏目列表
    热点内容
    内容搜索
    城市: 

    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