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动态 >

真实的抗战老兵——刘焕云(刘子云)

时间:2017-08-10 16:10


姓名:刘焕云(刘子云)

出生年月1923

民族(必填):汉族

籍贯:四川宜宾市屏山县

现住址四川宜宾市屏山县

身体状况:在世,行动不便,生活不能自理。

部队番号(必填):预备第二师第五团一营机枪连

部队职位:排长

入伍时间1939

入伍地点:屏山县龙华镇

参加战役 在腾冲周边打了十三个月的游击;参加了大反攻收复腾冲战役

从军经历(必填)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抓壮丁入伍,经宜宾城、泸州、贵州、云南,大部路段徒步,入云南后坐了一段小火车。分发到国民革命军第十一集团军预备二师第五团,师长顾葆裕,团长李颐(原来的师长叫陈明仁,团长是杨文榜)。1942年上半年开赴腾冲御敌,游击战十三个月后开永平修整半年。1944年收腹腾冲战役,(好多细节记不得了)攻城时,好像是从南门方向,先是第四团攻打,两天两夜没攻进去。接着第五团从战壕(战壕约1.5米宽)爬进去,团长李颐亲自率部打头阵,爬到道口,李颐团长抬头观察敌情,刚抬头,即被五十米外的日军地堡机枪扫射过来,头部被打掉半边,即倒下,时伏在身边的警卫员刘子云伤心得大哭,即滚过去,将李团长的手枪和卡宾枪拿过来背在身上,浑身都被团长的鲜血染红了。记得是上午十时。继后的副师长彭劢(原副师长洪行调任39军师长,由彭接任副师长)即调集八二炮、六零炮向敌堡猛攻,复仇的炮火将敌堡烧红了,下午4时左右,敌人从地堡里爬出来,举着绑有白衬衣的刺刀摇晃着表示投降。次日(14日)即获得收复腾冲城的全胜。当晚我师二千余官兵暂住城里,背靠背地露宿在已成残垣断壁的腾冲街头。我方将士没有吃饭,日敌俘虏也两天没有吃饭,顾师长下令调来大米做晚饭。顾师长对日敌俘虏打着手势,指指天,又指指地,意在告知,我们会把你们通过空运和陆路送到重庆处理。

回忆到李颐团长牺牲时的惨景,刘老伤心得泪水盈眶,李团长见我机灵,就对我说:刘小鬼,跟我当警卫员好不好?我就当了他的警卫员。

刘老还记得他们驻扎及打过仗的桥头、瓦甸、烟草堂,烟草堂是个庙子,五团团部就设在那里。我们同日敌在斋公房一战打了五天五夜。日敌在五团四连后面,不知何时从林子里钻出来,割断了我们的电线,我们四连(机枪连)在悬崖上架起机枪扫射。我架起机枪扫射,二百五十发子弹打得只剩下十几发了。突然不见动静,以为敌人被打死完了,我们就冲过去。没想到是敌人安的套,冲过去即遭敌人机枪扫射,我方伤亡惨重,只得后退。我们庙子里的师部武器库也被烧毁掉了。

刘老还披露了一个情节:第五团一营营长赵再清(译音),将腾冲两个挑着钱票的难民关押起来,在斋公房里吊打逼供,硬说他两是汉奸,第二天就将两人枪毙了。钱票扣下后,营长得一份,余下的分给属下四个连长。四连(机枪连)连长张某没要,他去团部检举后,团部来人将赵营长抓走,人赃送到师部,可能被枪毙了。后来一营营长由张某接任。

美军调来一师人,分发到连队,一连两人,一人一床住街房里。我们不喜欢外国兵,宁愿他们在后方闲着。

抗战胜利后,年长的大多退役,年轻的留下。我当时才二十几岁,提升为排长,要求我留下。但是我不想再打仗,想回家,部队开到重庆,我就开溜了。

    栏目列表
    热点内容
    内容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