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访问的是:四川省普善公慈善促进会 !
乐山市
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老兵档案 - 乐山市
殷绍文
发布时间:2021-03-17 发布者:

1.JPG

姓名:殷绍文
出生年:1921年
民族:汉族 
籍贯:乐山井研县
现住址:乐山市
身体状况: 在世
困难等级:困难              
婚姻状况:老伴健在
子女情况:1儿4女
部队番号:新一军新三十八师一一二 团1营二连一排一班
部队职位:士兵
入伍时间:1942年夏
入伍地点:云南沾益
参加战役:反攻缅甸
从军经历:我二十时,在金山寺(五通桥区的金山镇)盐厂上当小工挖土、挑土方,每天只有两个铜元。被易保长派人抓了壮丁去替他保上的兵。
我们走路到了犍为,经贵州到了云南的沾益,在那儿的乡村里头的新兵训练营训练了一段时间。一天夜里就让我们上飞机,上了飞机才晓得是要把我运出国.一架飞机坐一排人(50人),一边一排,中间三排,用皮带套倒,免得我们摔了,(那飞机)上一簸一簸的。空中飞行持续了整整几个小时,我们后来才被告知,飞机正在飞越“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的边缘。但是没有人感到惋惜,因为每个人都巴不得快快结束这种该诅咒的空中旅行。漫长的煎熬随着一声剧烈的颠簸和刺耳的摩擦声结束了。那探照的镜子让我们看到,没有好高的,不要害怕。从山沟里头插过去的。晚上上的飞机,到了(兰姆伽)已经天亮了,我们看到山上没得雪的。——应该是夏天。下了飞机,首先就把我们身上穿的黄的军装全部脱了,脱下的衣裤堆在一起,泼上汽油烧掉。头发胡子一律不许保留,统统剃干净以防传播寄生虫。经过一番修理,新兵仿佛卸掉许多包袱,个个觉得轻松愉快。 清洁毕,开始分发军需品,军需官按名册清点,逐一领取。我对美国人的物质奢侈感到极大惊讶以至于几十年后还能记得清清楚楚,这些物品计有:咔叽布战斗帽、钢盔各一顶;钉有铜纽扣的咔叽布军服(夏冬装)各两套;羊毛衫夹上衣一件;棉质内衣内裤两套;短袜、衬袜及呢绑腿各一副;帆布胶鞋、大头皮鞋各一双。还有毛毯、橡胶雨衣、水壶、手电、遮光镜、防蚊头罩、毛巾、铝饭盒、行军背囊,等等。 运兵车队开过来,面貌一新的新兵依次登车,被送入一座正规化的军营兰姆伽训练营接受专门训练.步兵受训的主要内容包括:队列操练、体格训练、战术理论、武器操作、单兵射击、格斗术、丛林作战、夜间作战、侦察捕俘、反坦克战斗,三操两讲等等。在1943年十一月左右,我们新三十八师一一二团先遣营,沿大奈河谷西岸向新平洋迂回,行至加拉苏高地附近遭到日军伏击,损失一个连。日军大部队的优势兵力包围了我们剩余的部队,试图一举全歼我们,这时我们112团第2营紧急赶来增援,日军亦增援一个大队,双方就在加拉苏四周山头上展开激烈战斗。
      新38师第112团开始攻击前进占领新平洋。日军发现我们部队入缅后,立即调整部署,以日军另—支部队守密支那,以日军其它部队向前线增援,11月初,新38师112团第1营和第2营进至于邦附近时,与日军另一支部队遭遇,双方在加拉苏四周山头展开激战。112团占据山头,居高临下,拥有各种口径迫击炮60门,轻重机枪110挺。日军虽然兵力占优势,但迫击炮不到20门,机枪只有10余挺。第一天,中国军队的迫击炮几乎主宰了战场形势。日军进攻屡屡受挫,连指挥部也挨了两发炮弹,日本人强攻不成,遂改变战术,以日军1个大队迂回到我们112团阵地后方,断我们的归路,再以不断佯攻小股袭扰,以吸引我们打枪打炮消耗战。果然,一连数日后,我们部队方面还击渐趋稀疏,炮兵射击亦变得十分零落。第五天黎明,日本人开始大规模集结部队,准备发起最后的总攻。然而就在这时,一队美国飞机隆隆地出现在战场上空,将给养准确地投在我们的山头和阵地。此后一个月,我们112团靠砍巴蕉树藤取水和美国运输机的空中补给,我们连150个人被包围了很段有时间,美国的飞机给我们空投吃的,要开抢,因为投到敌人那儿去了,就吃不成,只有抢,去抢是要命的得嘛。空投的食物有饼干、面包、罐头,牛肉罐头那些。新38师向于邦发起全线进攻。炮兵部队进行了1个小时的炮火急袭,几百发炮弹在敌人阵地开花。火炮准备后,随着一阵嘹亮的冲锋号,我们向日军发起了攻击。经过几天的激战,新38师全部夺占了于邦的日军阵地。日军丢下几百具尸体,仓惶向后退却。就是在这场战斗中,一发子弹穿过殷老的右脸颊再穿入右肩的锁骨下肌肉,导致殷老的右侧牙床骨外露可见,由野战医院的美国医生和护士帮助殷老清创后缝合,现在仍可见伤疤,取出右肩里的子弹。住院一个多月后,我又重返战场。
1944年5月我们112团奉命背4天的干粮和1个基数弹药插向卡盟背后的西通。112团隐蔽地穿越日军多层警戒线,于是我团赶到南高江东岸。南高江原水流甚缓,但连日大雨后江面宽达公里且水流湍急。112团以急造器材连夜偷渡,于26日凌晨突然攻击西通,日军惊惶失措,还以为是伞兵天降,到27日,112团已经完全肃清西通和周围地区的日军辎重联队,炮兵中队,和警备队共二个中队。共击毙日军9百余人,缴获155重炮4门,满载械弹汽车75台,骡马500余匹,粮弹仓库15座。28日,112团继续向南北两面发展,击毙日军二百余人,占领粮弹仓库20多座,日军在孟拱河谷的粮弹辎重大部落入我们112团手中。
一九四五年,我新38师112团从缅甸大部份空运回国,我们小部份人员坐汽车回国后驻云南,南宁,日本宣布投降后,1945年9月上旬,我军最先进入广州接受日军投降。军部设在广州沙面肇和路,军直属部队和新三十八师驻广州市区及郊区,新三十八师师部设在广州维新路市警察局内。我师第一一三团驻市中心区,第一一二团驻西关、芳村、石围塘地区,第一一四团驻东山、沙河、石牌地区,工兵营驻北郊白云山、越秀山地区,炮兵营、辎重营驻广州的河南地区。到10月底,受降工作结束,新三十八师撤出市区。师直属各营及第一一四团集中在石牌中山大学,第一一二团驻广州沙河燕塘军校,第一一三团驻北郊新市,师部设在沙河镇。由于我身受战伤带有残疾不能继续当兵了部队让我回家,之后我就从广州经重庆回到了老家乐山井研县务农(至今)。

上一条:曾国全
下一条:吴鹏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