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访问的是:四川省普善公慈善促进会 !
HISTORY
历史故事
历史故事
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故事 - 历史故事
接上一篇:《碉楼五个月》下 来场深度阅读吧
发布时间:2020-01-29 发布者:

写在前面:

在这特殊的春节假期,很多人一方面关注着疫情的发展,为深处疫区的百姓和医务工作者而担忧。另一方面自己也在忍受着长假不能出门的百无聊赖,新闻看麻木了,剧也看够了,甚至游戏也打腻了.....

换个角度想,这或许是一个暂时摒弃之前快节奏、碎片化生活方式,来一场深度阅读的好时机。与其在朋友圈发着抱怨无聊的吐槽,不如沉下心来,好好读一个免费的故事。

那就让我们开始吧!

这篇文章的原标题是《忆父亲—— 一名新一军报务员在印缅战场(上)》,作者是抗日战争纪念网的通讯员曹丽萍女士,文章里表现的英雄品质正是我们现在面对疫情所需要的。(因为原文篇幅较长,因此会分批发布。上期推文已经分享了该文的第一部分,文末有相关链接)


征途漫漫


1942年9月初的一天,通六团团长石俊人来了,他是中央军官训练团的一位资深少将团长,是蒋介石的直系,当时年近50岁,父亲描述他的团长,戴着一副眼镜,和蔼可亲,长得像个菩萨。

石团长说:“日本鬼子占领缅甸后,不仅封锁了滇缅公路,还侵占了云南怒江以南的部分地区。目前,远征军大部队在卫立煌司令的带领下,正在怒江以北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反击。另外,留守印度的远征军,已重新组建了新一军,孙立人将军担任副军长,史迪威将军还从美国调集了400多名教官和技术人员,对中国驻印军进行全美式的武装训练,那里需要我们通信兵,我们将跟随部队前往印度,迎接血与火的考验!”

640.webp.jpg

缅北某地,中国驻印军高级将领商讨军事行动|史迪威将军(左二)、孙立人将军(右一)(图片来自董文正)

团长一边讲话,一边用力挥动着手臂,声音铿锵有力。战友们听说要远离家乡,到异国他乡征战,大家十分惊恐,哭哭啼啼的,谁也不愿意离开家乡。

父亲回忆“仁安羌大捷”一战时,流露出满脸的自豪和对孙立人将军的敬仰和倾佩。中国军队再次出征印缅战场,父亲他们通信团参加动员大会以后,跟随大部队待命出发。

1942年9月12日这一天,父亲所在的无线电通信六团100多学员, 背上背包,登上汽车 ,许多战友的家长都来送行,那场面像是生死离别,历史证明,许多战友都是与家人的最后一面,当时父亲是由在县里工作的爷爷送别的,当时父亲也没有想到,与爷爷就此一别,从此天各一方。

父亲他们乘坐军用汽车离开了天府之国四川,途径泸县南田坝、云南曲靖到达云南昆明,到达昆明以后,在飞机场附近的玉溪小学休整了20多天,期间进行体能训练和技术训练,等候飞机来接他们。

10月初,在昆明休整以后,学员们经过体检,合格者在昆明巫家坝机场乘直升飞机到印度,学员们列队登上飞机,面对面坐下两排,中间是过道。这些学员都是第一次乘坐飞机,心中不免有些紧张,当飞机离开地面直入云端后,从未出过远门的父亲,并没有因为远离家乡和亲人而伤感,内心却充满着担当起保家卫国的豪迈。

这是一条我国当时唯一通往外界的空中航线,也是一条十分危险的死亡航线,因为途径喜马拉雅山的两座山峰被称作“驼峰航线”。两峰山势险峻,气流瞬息万变,厚厚的云雾时隐时现,给航行带来极大的困难,许多中美飞行员都葬身这里。随着失事飞机的增多,两峰之间航线上的飞机残骸连成了一条银白色的闪光带,后来的飞机只要沿着闪光带飞行,就能到达目的地。


640.webp (1).jpg

山峰林立,充满危险的驼峰航线(图片来自网络)


学员们乘坐的飞机也不是客机,而是载物的运输机。这些飞机先将美英的援华物资运到国内昆明,再将等候在昆明的士兵运往印度。因此,机舱内只有两排能升降的座位挂在两侧,还有几具降落伞,机舱壁没有保暖层。

随着飞行高度的增加,飞机开始摇晃,晃动强烈时,大家几乎坐不稳,只有彼此相拥在一起才好些。飞机穿越两座珠峰时,舱内温度急剧下降,他们即使抱在一起,也无法抑制浑身不发抖。舱外两侧的山峰,是一片四季不融化的皑皑白雪,感觉两座珠峰的白雪就在机翼边上,似乎一伸手就能摸到。

几个小时后,父亲他们看到陆地上有一片红色的植物,后来知道,这些植物就是印度茶农种的红茶。飞机降落到印度的列多机场,时值十月,正是印度的炎热季节,一下飞机,刚刚穿越珠峰时的寒冷,转眼间就被滚滚热浪包围了,真是经历了冰火两重天。

到达烈日炎炎的印度丁江办事处以后,简单休整3、4天。

丁江办事处位于伊洛瓦底江支流河畔,距密支那约35里,丁江办事处的主要任务是指导消毒、换装和发放所需物品。第一步,先把父亲他们身上的军服脱下全部烧掉,然后光着身子跳到伊洛瓦底江洗澡、消毒;第二步,清洗干净以后注射预防针、有疥疮的抹琉璜软膏;第三步,发放胶布(相当于床单——为了露宿野外方面涂了一层防护胶)灰色毛毯3床、蚊帐、内衣裤、毛袜、英式军装、大头皮鞋、漱口杯、军水壶、陶瓷饭碗、肥皂、毛巾、防蚊油和背包,这些物品保证他们随时可以安营扎寨。

当他们再换好服装走出来时,每个人的衣着从里到外焕然一新。那身黄色军装,上衣是罗纹布做的,裤子是卡其布做的,尤其是瘦小的父亲终于穿上了合体的军装,这个期间他们的服装与英军一样神气。只是由于第一次穿上皮鞋,觉着鞋底太硬,走起路来有些不方便。


640.webp (2).jpg

中国驻印军(图片来自网络)


休整换好服装以后,他们就乘船沿恒河下行,经过5、6个小时的颠簸到达潘都,从潘都乘坐5、6小时的火车到加尔各答,到达加尔各答以后,顾不上舟车劳顿,继续前行,乘坐火车14小时,历时5、6天时间,来到位于印度比哈尔邦的兰姆伽营房。当时进入印度的第一期中国远征军(也称中国驻印军)就驻在这里进行训练,他们这批通信兵是来补充中国驻印军的。


未完待续...


接上一篇:《碉楼五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