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访问的是:四川省普善公慈善促进会 !
乐山市
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老兵档案 - 乐山市
苟德明
发布时间:2021-03-17 发布者:



姓名 :苟德明
出生年月 :1928年10月8日(办身份证时写小了三岁)
民族:汉
籍贯:
四川
现住址: 四川峨眉山 
身体状况 :大腿股骨摔成骨折,现股骨内穿有三根钢针,至今靠双拐坐轮椅,
困难等级:贫困     
部队番号:第200师599团1营机枪连2排4班,                                           
部队职位:重机枪手
入伍时间:1943年
入伍地点: 嘉峨师管区
参加战役: 松山(大亚囗丶龙坡丶沙坝丶恵通桥)对日作战
从军经历:(据本人讲述) 我叫苟徳明, 1928年10月出生,1943年14岁我在屋头田坝插秧时,保长(郭松云)哄我上街帮他担东西,跟着保长到镇上后,保长去运东西,要我在占峨乡等他,等了很久没来,这时乡公所里几个乡丁走过来,用棕绳把我拴到,送到嘉峨师管区关起,嘉峨师管区是设在峨眉白鹤安,在那里关了四个月,有100多人,当官带我们走路到乐山,上船坐汽划子船到宜宾,在宜宾住了一夜,第二天把我们这100多人都送到沪州南田坝,交给南由坝接兵的,在南田坝兵营驻了近半个月,出发继续走到贵卅的叙永,在叙永没驻几天,我们又坐车返回沪州南田坝,在河边坐汽划子船到江津下船,走路到重庆白市驿机场,在机场命令全部检査身体,身体合格的就当出国兵,检查几乎都合格,又用汽车把我们载到成都牛市口己经是黑了,我们吃完饭后继续熬夜走路到新津飞机场已是天亮了,接兵的要我们原地休息等待。等到下午六点钟才登上飞机,飞机是运输机只能坐51个人,飞机形状是三个头的,坐了三个小时才到达昆明巫家坝机场,机场里人很多,都是从各地方飞过来的,我们安排在离机场不远的空军第五总站休息几天后送到保山。
    到达保山机场,看到周围很乱,有些跑道都没有修,命令一部份人修飞机场跑道,另一部份人修滇缅公路,临时将我们修机场跑道编在思茅机场独立营3连3排6班,每天上午学习训练,下午修跑道,我和几位当兵一起拉石碾子来回压路,石碾子很大,要几个人才能拉动它。我还当搬运工运炮弹上飞机,有时侯在机场运炮弹还看见飞虎队的陈纳徳将军。在思茅机场住了8个月。
    1944年下半年,机场跑道和沟修完后,我们这100多人补充到第200师599团1营,我分在机枪连2排4班,任重机枪手,当时200师在滚龙坡丶大哑口前线打战,我们随200师从腾冲丶芒市到松山大哑囗丶龙坡丶沙坝丶恵通桥一带火线打战,记得在攻打龙坡时,日军在龙坡修了几个碉堡,火力很凶(猛),部队攻不下来,师长把团丶营长叫去开会,下死命令,必须在晚上十二点钟以前炸毁这几个碉堡,如果炸不了,明天提脑壳来见我。我们抱着死的命令攻打龙坡三次,在晚上十二点前把几个碉堡炸毁了,取得胜利。但我的右眼是在攻打龙坡半山时,遭日军的毒气弹杀伤,眼泪直流睁不开,几天后右眼瞎了,至今都看不见。接到命令攻打沙坝,沙坝是平地,攻打一天打死了沙坝的驻守日军。又接到命令要攻打松山惠通桥,惠通桥两边都是山,攻打山上的日军,打了6天6夜,没有停过火,水没得吃,吃自己的尿,打到半山时,日军把我们围上中间,中间有一个沟沟,沟沟里面是个水塘,我们在水塘路边很深的毛草里躲起,这时连长对大家讲,毛草周围全是日军,要突围出去,不然全部牺牲在这里,连长下命令全连都要把手溜弹盖子拉开,把机枪弹夹装上和重机枪弹袋拉上。傍晚日军下山围剿我们,和我们相隔不远时,吹起冲锋号反攻,大家冲出毛草抛出手溜弹,炸得日军满地飞,火光冲天,打死很多日军,我们突围出来,伤亡惨重,血水成河,牺牲了很多战友,而排长和司务长在突围时牺牲了,连长右手膀负伤,营长右大腿骨负伤,我左脚后根负伤,由于没有即时消毒救治,受伤脚腐烂生蛆,等到卫生队用担架抬我到保山25街陆军后方医院治伤,美国医生对我讲,左脚骨头碎了,腐烂严重要截肢,我没同意,经过医生治疗,骨头慢慢生长,抗战胜利我还在医院养伤,在医院住了两年,由于左下脚残废,安排到保山20教养院疗养直到1949年。解放后,我所住的20教养院起义编入解放军73师。
    1951年解放军73师把我们这批伤残兵从昆明曲靖坐车,经贵州遵义丶黄桶树,到达重庆,又从重庆坐车经沪州坐汽划子船回到乐山老家。
    回到家后,我当了37年的生产队长,生了6个儿女,在过粮食关时,饿死了3个,剩下3个儿子(其中一个是患小儿麻痹症,另一个患智障,生活都不能自理),老伴已故8年,我种地供养两个残疾人,前几年我种疏菜时掉到田沟里,左大腿股骨摔成骨折,现股骨内穿有三根钢针,至今靠双拐坐轮椅,生活困难,例入特困户,每月有农村55元和特困户补助,现住房是08年地震后镇政府修的。

上一条:曾贯之
下一条:叶逢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