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访问的是:四川省普善公慈善促进会 !
南充市
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老兵档案 - 南充市
杨忠仁
发布时间:2021-03-16 发布者:

参加远征军 军歌永不忘
● 文/图 朱兴弟
 

 

                                                                 杨忠仁老人向志愿者敬军礼


姓名 :杨忠仁
年龄: 92岁
民族:汉
籍贯: 蓬安县南燕乡
身体状况 :身体健康
部队番号 国民革命军荣誉第2师第4团第1营机枪1连
部队职位机枪手
入伍时年:1944年2月
入伍地点:成都新津空军基地
从军经历 

       1925年12月8日,杨忠仁出生于蓬安县南燕乡。当我们在杨忠仁女儿的带领下走进他家院坝时,从那破旧的家门走出来迎接我们的杨老笑容满面、精神矍铄。老人个子虽小,但目光炯炯,腰板硬朗。在我们按照程序核实老兵身份时,他是有问必答,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张口即出,年届九旬的杨老竟有如此好的记忆力,简直令我们几名志愿者赞叹不已!
       杨老告诉我们,他于1944年腊月初一在家里被拉壮丁,先到蓬安县团管所与其他壮丁汇合,然后乘木船顺嘉陵江而下,到南充顺营司管区与其他新兵集中,经医生初步体检,身体合格的被录取。然后几百人步行10多天,于农历2月初到达成都。新兵们在成都再次接受体检后,杨忠仁与体检合格的新兵穿上了崭新的军装。
       当时新兵们住在成都九眼桥孙家巷,在成都住了七八天后,一起步行到成都新津空军基地。杨老回忆说:“从九眼桥出发那天,街上送行的老百姓排成两道人墙,挥拳高呼‘打倒日本侵略者’的口号,欢送我们出征抗日……”杨老还清晰地记得在新津莲花溪时,几位白皮肤蓝眼睛的美国人去看望了他们,还给每位新兵右手臂上打了个火印,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印记了,说着杨老抬起右手臂让我们看。随后新兵们在新津飞机场乘飞机到了云南昆明,杨忠仁被编入国民革命军荣誉第2师第4团第1营机枪1连,担任机枪手,他当时用的是勃朗宁机枪。 
       杨老告诉我们,荣誉第2师是一个独立师,他所在第4团团长叫刘元伯,是湖北人,说话和四川人相似。当我问他首长姓名时,他竟一口就说出师长是戴坚、副师长刘声鹤、团长刘元伯。他说:“戴师长当时不到30岁,不但精通日语,而且能说英、法等国家的语言,所以我印象十分深刻,至今记得他的模样!”



                                            志愿者向杨忠仁老人赠送慰问品

 

参加缅北大反攻


       到昆明不久,杨忠仁跟随部队移师云南开原县进行军事训练。军训结束后,部队在云南泸西、宜良、蒙自等地驻扎。过了一段时间后,荣誉第2师到达腾冲县配合国军第20集团军对日军作战。腾冲战役刚一结束,杨忠仁和战友们立即乘美军大卡车从云南镇康县出国,昼夜兼程地赶往缅甸密支那,联合美、英军队共同参加缅北战场的对日大反攻。
       杨老回忆说,部队到达缅甸后,发给战士们的衣服是咔叽布军服,还有一套美国产的呢子衣服,绑腿也是呢子的,钢盔是英国的圆盘式;还有美国产的胶鞋、皮鞋,蚊帐,头罩(头上用的防蚊的纱罩)等;每天要发灭蚊液,还有预防疟疾的药片“阿的平”等。吃的大多是罐头,牛羊肉罐头占多数,没有吃到猪肉的;还有小菜、白菜、玉米等个头很大的蔬菜罐头;而且还给战士们发香烟、水果糖,还有枣子糖等,比在国内吃得好得多。在缅甸住的是用大油布搭成的棚子,战士都睡地铺;每个人发两块油布,一块小油布垫在地上,还有一块大一点的油布用来盖在身上。对在缅甸的生活和战斗,杨老至今记忆犹新。
       杨老随部队在缅北转战数月,他和战友们体验到了战争的残酷。在热带雨林中,危险无处不在,瘴气、毒蛇、蚂蟥,还有成群结队的毒蚂蚁等野生动物,一不小心就会夺走人的生命。他们在密支那战场打了40多天,差不多落了30多天的雨,几乎天天下雨。战壕里面的雨水深的达膝盖,浅的地方也有脚背深。“在战壕里我们只有吃干粮,喝水是炊事兵送,但往往口渴得要命也不见水来。当时战场死的人很多,双方的尸体高度腐烂,尸体见多了、尸臭闻多了也就习惯了。”杨老说。八莫三方靠水,杨忠仁随部队在那里与日军打了约两个月,最后占领了日军飞机场,还缴获了两架零式战斗机。

 

只身消灭火力点
 

       杨老说,缅甸卡萨那次战斗打得很漂亮。与他们交锋的是日军的一个野战师团,当时日军已被远征军包围,但仍负隅顽抗,因而仗打得非常惨烈。“当时天上有大批的美军飞机对日军狂轰滥炸,我们机枪连奉命专打鬼子的火力点,那场战斗持续打了7天7夜,最后以少数鬼子突围逃窜而告终。在我们占领的日军阵地上,发现了一些尸体屁股和胳膊露出骨头没有肉,估计是被饿得发慌的日本兵割来吃掉了,因为当时被围很长时间的日军已经是弹尽粮绝了!”杨老回忆说。
       “一天下午,几十名缅甸老百姓模样的人乘坐竹筏,在我们连队防守的一个渡口渡江,因搞不清对方身份,我们没有开枪,只把对方逼回去。结果半小时后,对岸日军炮火便打了过来,接着一批敌军乘船强行渡江,结果被我军迫击炮和机关枪打得落花流水,我当时用机关枪至少打死了七八个日本鬼子。”杨老无不得意地对我们说。几天后,当部队在向一个被我军包围的日军阵地冲锋的时候,杨忠仁跑得最快,很快就冲到战友们的前头。突然他的裤腰带断了,于是脱下裤子抱着跑,当他看清了日军地堡进出的线路后,发现地堡里的日军枪支只能往外点射,听不到机枪声,他估计是弹药耗尽。于是迂回过去,把抱着的裤子用来堵住日军地堡正面的射口,然后把身上背的手榴弹一个个从地堡的另一个射口甩进去,结果地堡里的日军都被炸死了。当时杨忠仁是在部队没有下达进攻命令的时候扔手榴弹的,本来这是要受到处罚的,但因为他扔手榴弹把地堡里面的日军炸死了,为接着冲上来的战友们扫清了障碍,为取得战斗的胜利做出了贡献,因而战后不但没有受到惩罚,他反而从二等兵升为上等兵。
       此后,杨忠仁还随部队参加过攻打缅甸南渡后山185高地的战斗。他说,南渡有火车站、炼铁厂等……接着在打过西保战役后,日军全都逃跑了。1945年6月,杨忠仁随部队乘飞机回国,到云南陆良机场降落。



                                志愿者向杨忠仁老人赠送“抗日英雄”书法作品

 

驻防越南并受降
 

       荣誉第2师从缅甸回到云南后,经过蒙自、弥勒,来到中越边境的河口训练,不久就奉命开赴越南战场。于是部队从河口越过边境到越南的老街,经东河、沙巴到达河内,那时抗日战争已近尾声。随后荣誉第2师移师越南的拉瓦拉克(音译)。据杨老回忆,拉瓦拉克隔一条江就是泰国,隔10多里地就是法国的殖民地寮国(即“老挝”)。杨老说,荣誉第2师在越南时,师长戴坚住在越南当时的首都顺化,当地的居民都称远征军将士为“大中国”,杨老说这句话时骄傲之情溢于言表。
       杨老对我们讲,过中国农历年的那一天,副团长邀他一起到驻地附近的一座山上去玩。当时他们俩人各拿了一支美式手枪出去,结果看到法国的飞机在天空撒宣传单。杨忠仁捡起一张传单,只见上面用中文和外文写道:“我们明天中午12点要进入拉瓦拉克,请中国人退出城去。”于是俩人赶紧下山回到驻地。当晚杨忠仁在营部值班,次日被长官派到50多公里外的司令部去送文件。他记得当时乘坐的美军吉普车在拉瓦拉克城中心的十字路口遇到了法军的坦克,一个法国军人站在坦克上面的出入口向他们挥手致意,于是他也从车窗挥手回应。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不久,中国陆军第1集团军总司令卢汉到达拉瓦拉克。当时城区沿途挂满了彩旗,用中越两国文字书写的“欢迎中国军队”之类的标语随处可见。那些早已等候了多时的越南老百姓和华侨知道中国军队的长官来了,便鼓掌欢呼起来。隔天卢汉还到部队来看望了荣誉第2师的官兵。据杨老回忆,正月初六,卢汉坐小车到拉瓦拉克与当时的寮国、越南等国家的外交部长开会。不几天,法国军队派了50多辆卡车,将荣誉第二师的官兵送到越南海防接受日军投降。
       杨忠仁随后又随部队到了越南的独山,当时他还和战友帮忙抬过英国的榴弹炮。杨老对这种榴弹炮印象很深刻,他说炮身很大、很重,人都可以钻进炮身去,一颗炮弹可以打40英里那么远……



                                     杨忠仁与荣誉第2师4团2营陈宏远战友相逢

 

军事演习出事故
 

       荣誉第2师从越南回国后,驻扎在云南泸西县。某一天杨忠仁他们在山上进行实弹军事演习时,想不到却发生了意外事件。“1枚82迫击炮打出去没有落到指定地点爆炸,当时策马前行的副师长刘声鹤被炸下了马,致刘师长受伤。还有一枚没有爆炸的迫击炮弹被一位村民捡回了家,老百姓不知道是这是什么东西,于是用榔头砸碎卖铁,结果炮弹爆炸,在场4人全被炸死;刚娶进门才3天的儿媳妇的肠子都被炸出来了,只有出去玩耍的5岁孙儿幸免于难。当时指挥实弹演习的副团长芦庆贵还受到了降职处分。”杨老回忆道。
       抗战胜利后,国民革命军精兵简政,荣誉第2师部分官兵被编入第67师,部队到了上海吴淞口待命,准备进驻日本。伤病员则被送到广西南宁的陆军第34医院疗养,然后杨忠仁随部队先后去了湖北、河南等地驻防。后来部队在湖北宣恩投诚参加了解放军,被编入第四野战军,杨忠仁成为解放军战士。杨老说,当时由于他唱歌唱得好,被一位山东姓何的指导员带到部队政治部,先后到石门坎、黔江、武隆等地教解放军战士唱歌。1950年,杨老回到了阔别7年的老家。



                                       杨忠仁老人现与72岁的女儿和孙子一起生活

       杨老仅小学文化,听他说他唱歌唱得好,于是我们当即请他唱一首抗日歌曲,想不到老人当即答应。并说先唱4分之4节拍的《荣誉二师军歌》,接着再唱4分之2节拍的《抗日歌》。老人居然脱口说出歌曲节拍,而且接连唱了两首,老人的记忆和音乐才华不能不能我们赞叹和敬佩!现将杨老唱的两首歌词记录如下:


《荣誉二师军歌》
 

       荣誉、荣誉,千万健儿的鲜血,洗尽中国百年来的耻辱!抗日、行若梯尽,胜利就在眼前;在祖国欢腾的神州,肩负着我们时代的使命。将士们、努力,将士们、努力……让我们不屈不懈、再接再厉。劳动、创造,苦干、实干,发扬荣誉军人的精神,扛起国民革命的大旗,扬我中华民族的志气。荣誉、荣誉、荣誉……


《抗日歌》
 

       日本鬼子真无理,侵我中华,占我妻女。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才享平安,家园得安宁,伊呀嘿!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家园得安宁,伊呀嘿!……


上一条:赵顺修
下一条:邓胜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