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访问的是:四川省普善公慈善促进会 !
资阳市
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老兵档案 - 资阳市
刘尚才
发布时间:2021-03-16 发布者:



姓名:刘尚才
出生年月:1915年
民族: 汉
籍贯:四川
现住址:四川资阳市
身体状况:身体一搬。 
困难等级:一般    
部队番号:第11集团军2军独立工兵连
部队职位: 工兵
使用武器:钳、铲、镐这类工具   美式手雷
长官姓名: 总司令  宋希濂   军长  王凌云
入伍时间:1943年秋
入伍地点:雁江区(原资阳县)南市
参加战役:龙陵战役
从军经历:
      1943年秋,在原资阳县南市街附近的学校围墙外,有很多人正在进行体检,他去看热闹,工作人员他体检,当时好像是三丁抽一、五丁抽二的规定,想着自己上面有几位哥哥,就这样他被抓壮丁了。解放前,雁江区(原资阳县)四周是用城墙围起的,体检后,他们住在资阳县的城门东,有人在屋外拿枪站岗,没敢回家,等了半多个月时间,壮丁慢慢凑齐,大约140人的时候,队伍徒步从资阳到泸州蓝田坝,贵州途中五、六个战友冷死饿死(老人说:罗盘山(音),可能是贵州六盘水市,一个比较小的集市,可能是是冬天了),尸体遗弃无人管理。蓝田坝一学校体检分配,有的被分配到越南方向,他被分配到云南当工兵,其他被分到另外的一线部队。接着,他们再徒步到云南楚雄,到云南保山,到云南省龙陵县境内的怒江下游七道河渡口。在云南一温泉,他们丢弃身上穿的老百姓衣服,换上了仅有一种薄且黄的军装。奔赴滇西,队伍离战场越来越近,随时可能遇到敌人,工兵部队100人左右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山路崎岖,途中,遇见走路很慢,要死了的人,那人说他是日本人,得了疳疮,日本部队不要他了,他没有用了。日本人表情痛苦,一身疳疮。看着可怜,他们优待俘虏,没打他,反而给他吃的,让俘虏在一起走了一段路程,到了河边,他和日本人坐同一条木船过河,下船时,日本人不小心掉在河里,全身湿透,到达目的地后他们把人交上去。第二军部队有防守的任务不知是白天还是晚上对面的山林被烧了,树木燃烧成一片,晚上月光照在烧过的没有烟、没有红色火光的树桩上,似人趴在地上,他们认为是鬼子来了,用枪打,见没动静,工兵部队的一排过去检查,刘尚才他们留在工事处,啥都没有,原来日本人没来。还有一次,他有一位战友,战争年代随时面对死亡,双方之间也没在一起吹牛聊天,一次,该战友听见对面日本人打枪,便从战壕里站起身看敌情,或许是因为缺少军事训练,这位战友很快被日本人发现,被一枪击中阵亡,尸体躺在沟里,没流多少血,刘尚才当时正蹲在战友左边,就拿着步枪蹲在原位置,当时也没害怕。上了战场就要在山顶上对到日本那面修工事,中国部队驻扎在看不到田土、全是树木的山上,日本人驻扎对面。他的工作是带着钳、铲、镐这类工具,负责剪铁丝网,修路等,1944年大概5月,花了约半个月时间砍楠竹,参与架设云南怒江七道河渡口浮桥第二军在进攻日军时,一座山上有日本人的一个重要火力点,使用着歪把子机枪,以前是个小庙子,中国军人还住过,进攻部队损失惨重,阵地上有一门野炮,军长下令五法命中,否则枪毙炮兵,七、八名炮兵用了三发炮弹拿下了鬼子的火力点,刘尚才当时被安排去看打炮,他说这件事一辈子记得。1945年,,第二军奉命担任以芒市为中心的龙陵、遮放畹町等地的防务及修路、护路等任务。
     解放战争中,黄维军团,淮海战役投诚,参加刘邓大军,渡江战役,随部队回四川,在原资阳县插花乡工作......
 
老兵现状:老人现在每月约有800元的补助,1976年到敬老院,待了接近40年,身体状况一般。老人无后人,侄儿原计划送终,可是侄儿死在他前头,他愿意在死后去远征军公墓。
  

上一条:刘松荣
下一条:张金昌